"挑战VR生活”项目,这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发布时间:4个月前热度: 98 ℃评论数:

大家还记得前不久的一个国外小哥挑战“30天VR生活”的项目吗?今天,HTC联合那位勇敢的小哥Enea Le Fons共接受了包括青亭网在内的媒体采访,这里解答了一系列大家关心的问题。


与此同时,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和翁冬冬教授也参与本次采访,翁冬冬是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研究员,也是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领域研究者,两位针对一些关于产品、以及学术性的问题进行了解答。


VR沉浸到底能持续多久?


我们知道,VR能够带来沉浸式的体验,但是目前而言,无论是休闲娱乐还是工作学习,基本上都维持在1小时以下。那么,VR中的体验能持续多长一直以来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一是受限于硬件限制,还不能够在体积、重量、眩晕,还不能解决长时间佩戴的舒适性问题;二是VR操作界面以及VR操控方式还不足以让人们长时间去使用,而且也存在优质的VR内容较少的问题。




种种条件的克制下,Enea Le Fons是如何完成这次挑战的呢?


Enea Le Fons是一名来自意大利的开发者小哥,同时恰逢《头号玩家》电影上线不久,为了更好的研究VR内容的开发,于时这位小哥决定尝试连续30天体验VR这个项目。


我知道大家肯定有很多的疑问,下面我们把大家较为关心疑问和本次采访中提到的问题,以问答形式快速整理。


问:这30天中遇到了哪些挑战?

Enea:挑战来自于在要把自己的工作室真实的场景创建在VR中,这就需要一步一步移植到VR环境中去,前期需要用相机完成3D模型重建工作,还要保证比例为1:1,整体步骤很多,比较繁琐。第二是现实中在一个地方生活30天本身就是非常难做到的一件事,而我只能通过VR进行活动,当然我选择也比较多,例如可以健身、可以通过软件与他人沟通、可以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去。




问:平均每天佩戴VR的时间?

Enea:最开始每天约5个小时,慢慢的增加至6-7个小时,之后又到10个小时,然后又降回5-7小时左右,其中最长的一次时间达到了16-18个小时。


问:哪些情况下不戴着?

Enea:除了吃饭、睡觉、上卫生间等生理必须的活动时不戴,而他把工作室的桌椅、餐具也移植至虚拟的VR空间中。


问:体验过程中吃饭喝水等日常活动受影响吗?

Enea:开玩笑说到,因为使用了Vive Tracker追踪器,因此我可以准确的定位到餐具在哪,但不知道食物有多少,量有多大,因此不能有些时候饭吃不完,水喝不完。之后表示,AR扩展功能出现后这个问题将会得到改善。




问:普通VR用户可以实现“生活在VR中30天”的目标吗?

Enea:现在有些人已经在尝试5天、7天的项目,但我认为VR设备有些地方值得改进,才能进一步考虑这个问题。一是,VR设备可以更轻、更小,佩戴更方便,二是VR的内容还需更有吸引力,从而让玩家更沉浸其中。


问:在这30天中都佩戴了哪些设备?

Enea:前一星期是Vive,之后三个星期是Vive Pro和Vive Focus交替。


问:长时间佩戴VR有没有生理上的不适?遇到过眩晕问题吗,如何克服?

Enea:最开始时大脑需要适应VR中的环境,同时在VR中也给自己开发了放松眼睛的软件,来缓解眼部疲劳。他还讲到,视力竟然比之前变好了一些!同时我给自己创建了一定范围的移动空间,和真实环境比例相同,也给自己创造了锻炼身体的机会。眩晕方面也可以通过软件方面进行优化。


问:VR中工作不能多任务处理?

Enea:我尝试用Vive Tracker创建了虚拟键盘,同时自己也在研究更友好的VR显示界面。

翁冬冬:本次挑战的中国的互动区也搭建了类似的一个文书工作的场景,里面放置了虚拟键盘,可以处PPT、word等办公软件。


问:以游戏主播为例,VR推广有没有更好的方式?

Enea:重要的不仅是让用户看到你所看到的画面,而是可以互动。将来更好的解决方案是将MR和全息投影的结合,在不同空间中大家都可以互动。


问:如何平衡VR生活与现实生活社交需求的冲突呢?

Enea:VR中也能实现社交和部分工作,VR的优势可以通过网络远距离进行虚拟互动,结合现在有些VR设备加入了See- Through来扩展AR功能,因此之后在VR中也能看到真实世界的场景。


问:这次挑战对翁老师的研究有什么启发?

翁冬冬:我们组一直在做的是VR相关的研究,包括长时间使用VR后遇到的和需要解决的各种问题。实际上这个挑战是一个发现问题的过程,很难说有现阶段能够制作这么高效的系统,肯定要有人去做尝试发现这些问题。而这这个实验也会被延续下来,形成了一个开发者们交流的社区,之后有问题也会在里面讨论。


问:体验过程中有没有出现出汗等影响舒适度的情况?

汪丛青:确实会出汗,Enea体验Vive和Vive Pro的过程中确实遇到这种情况。但是Vive Focus情况好很多,因为里面有一个风扇,一直在里面吹风,能减缓这种情况。

翁冬冬:一般是压面式的VR设备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它需要压迫面部固定头盔。其实解决方法其实并不复杂,头箍式的佩戴方式能够解决这种问题,因为他不会让面部会有一些缝隙,而且头盔也能实时抬起来。


问:脑机交互时代还有多远?

翁冬冬:目前脑机接口还是技术研究,消费类产品中短期内可能不会大规模应用起来。未来VR可能会在语音、眼球、姿态等方面加入交互,甚至直接跟AI结合。而脑机交互是再往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事情。


问:哪些VR内容是可以做到长时间体验的?

翁冬冬:VR也可以看作是生产力工具,虽然现在设备不足以满足这些,但现在来看,社交和办公这两方面,都不可能时短时间的应用。


问:如何看待VR内容缺乏的问题?

汪丛青:我们一直在寻找一些IP,来创建类似《头号玩家:绿洲》这样的体验。


问:VR操控方式如何进一步优化?

翁冬冬:除了手柄外,包括力回馈以及其它触觉反馈方式也在研究中,一般这些都是针对某一类型的场景来做的。现阶段很多都是电刺激力回馈,这也是目前常用的一种方式,像电影里的那种多场景通用反馈可能还做不到,也就是说还做不到通用的力触觉方式。

浏阳网络公司

手机扫码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