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新政,会让这个行业再度癫狂么?

发布时间:4个月前热度: 100 ℃评论数:

   这几天朋友圈除了中兴的事,就是互联网医疗新政的出台比较火爆了,记得当初乌镇互联网大会召开,微医的互联网医院首次开业时就写过一篇关于互联网医疗的短文。彼时正是所谓“互联网+医疗”火爆全中国投资圈的时候。现在想想那时候一个个摩拳擦掌,口口声声要颠覆“传统医疗行业”,都觉得自己找到传统医疗行业痛点,能够解决所谓“看病贵,看病难”的时候,真是好不热闹。然而到今天再看,问题依旧在,喊口号的人们倒是换了一茬又一茬。


新政来了,谁的春天能来?


前几天,国务院审议通过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医疗机构可以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等。4月16日,国新办又召开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介绍了《意见》的有关情况。表示我国将允许鼓励医疗机构依托于实体医院发展互联网医院,在实体医院诊疗科目范围内提供远程门诊等服务,但表示明确禁止网络初诊,互联网医院发展迎来政策支持。


事实上坊间对此《意见》的出台可谓翘首期盼,从乌镇到宁夏,从BAT到其他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等待着关于互联网医疗的行业指导政策出台。看到《意见》的出台,欢欣鼓舞的人还是不少。当然也有一些持不同观点的。有这样一段话,作者认为还是相对冷静的“《意见》对推动互联网和医疗服务结合有着促进的作用,但如果结合医疗服务发展趋势来看,互联网医院貌似获得了政策的推动,但实则对于自身不拥有医疗机构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来说,政策带来的是实质性的利空。”


制定政策的人毕竟还是头脑清醒的,医疗的事还是要在医疗里面解决。不管互联网怎么+,医疗还是核心。我们应当有这样一个认识,从《意见》的内容来看,显然互联网+医疗健康并非是独立成体系的工作,或者是作为“互联网+”这个尚未成型的经济驱动手段出现。而是放在了整个国家医改的大系统内,作为医疗供给侧改革的一个手段。当然它一定会有促进“互联网+”这个概念的发展,但更多的还是在于为解决医疗的社会顽疾提供可供一种路径。


能做什么?


对于那些早已沉浸其中的先发者来说,政策的明确最积极的意义并不在于鼓励什么?而是明确了需要规避什么。能够让社会资本集中精力深入整合资源是此次《意见》对社会办医最大的意义。回顾前文所说的“互联网+医疗”走过的这几年,社会办医已经逐步从所谓的线上走进了线下,从挂号、轻问诊到实体诊所。我们在市面上能够见到的稍微活跃一些的机构都在着手布局医疗行业的上下游产业链,特别是告别以往轻资产的模式转而向产业链的终端“实体医院”发展。


其实互联网的技术并没有那么复杂,关键是理念。只要理念到位,传统医院不仅能够做好这件事,而且也一定会做这件事。对于想积极投身于医疗行业的社会资本来说至少有两条路可以选,继续走轻资产路线,作为传统医院的互联网+服务商。如此医疗信息系统服务的细分市场竞争将会非常激烈。


当然,我们不能仅仅看到这一方面的问题,也不能仅仅把关注点放在医疗这一个领域,否则这份文件的意义就折损大半了,或者说可能就丧失了夺取市场主动的先机。结合着基本医疗保险以及商业医疗保险的发展改革趋势看,有几个方面恐怕会是今后一个时期互联网+医疗领域的金饭碗。首先一个是“医保”对接的服务。其次一个是智能诊疗+病种分组相结合的付费方式底层支持。最后一个是医疗大数据的开发和利用。


另一条路则是目前很多大老板们在做的事情,直接杀入医疗服务市场,重资产布局医疗机构。国内是有很多人看好美国的凯撒模式,所做的努力也似乎是把那个复制到中国来。只是那种模式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还需要配套有足够多能够自由职业的医生、护士、药师等专业技术人员。哪里能找得到?不知道越来越多的医生集团能否解决这个问题。


也许在互联网+的催动下,像以往那些个体即动辄上万张床位的超级医院将不复存在,但化整为零的紧密型或者叫集团型医联体势必会逐步做大。而随之而来的基本医保付费方式改革如果不能主动作为,在商业医疗保险像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一样的环境里,这个中国最主要的医疗付费方式恐怕会严重影响行业的走向。此外,对医疗行业的监管工作也提出了诸多新的课题,医疗行业不像其他领域,可以有一段监管空窗期,放任行业野蛮发展进行原始积累,它必须要时刻步步紧随。会不会出现旧问题没解决好,新问题又层出不穷?当每个参与者都以自身利益最大化为基础进行理性思考时,整个社会就会陷入癫狂。机会很多,水也很深。

医疗,新政,这个,行业,再度

手机扫码访问